出差网

出差经验分享,出差注意事项!

当前位置:首页 > 疫情防控专题 > 文章详情
多项最新研究显示,变异新冠病毒奥密克戎毒株虽然像野火般在全球扩散,但似乎远不如起初担心的严重。一些科学家推断,疫情进入不那么令人担忧的新阶段,奥密克戎的高传染性和低致病性可能预示疫情“终结的开始”。
 
  不过,世界卫生组织欧洲区域官员4日警告,全球感染率激增,可能增大病毒变异乃至出现更危险变异株的风险。
 
  不会轻易感染肺部
 
  科学界原先主要担心,奥密克戎携带大量突变,且许多发生在刺突蛋白上,不仅会轻易感染未接种疫苗人群,还能绕过染疫康复和新冠疫苗触发的抗体反应,可能导致严重后果。但一个多月来,尽管确诊病例屡创新高,重症和住院病例没有显著增加。
 
  新冠病毒感染通常从鼻腔开始,随后扩大到咽喉。轻微症状一般意味着病毒只感染上呼吸道,如果侵入肺部,则会出现较严重症状。而奥密克戎不会像先前毒株那样轻易感染肺部。
 
  据彭博社4日报道,奥密克戎毒株的这一特性在过去一周发表的五项不同研究结果中得到佐证。
 
  其中,南非一项研究发现,相比德尔塔毒株在南非引发的第三波疫情,奥密克戎引发第四波疫情后,因出现重症而须入院治疗的可能性降低73%。
 
  开普敦大学免疫学家温迪·伯格斯说:“数据现在非常有说服力,入院和确诊病例数正在‘脱钩’。”
 
  日本和美国多名科学家一项联合研究显示,相比以往毒株,仓鼠和老鼠感染奥密克戎后肺部损伤小得多,死亡几率同样降低。比利时一项研究得出类似结果:相比奥密克戎,叙利亚仓鼠感染其他毒株后会出现特别严重的症状。
 
  中国香港的科学家研究新冠病人肺部组织样本后发现,奥密克戎在这些样本中的“生长”速度比其他毒株慢。
 
  双重因素减弱毒性
 
  按照彭博社的说法,奥密克戎的严重性远低于先前毒株,是病毒自身大量变异与广泛免疫相结合的结果。
 
  伯格斯说,病毒毒性变化很可能与病毒结构改变相关联。奥密克戎毒株的刺突蛋白突变使它更倾向于通过一种途径侵入细胞,而非以往毒株常用的两种途径。“它(奥密克戎)似乎更容易感染上呼吸道、而不是肺部。”不过,奥密克戎毒株在上呼吸道通常会复制得更多,因而传染性更强。
 
  免疫因素方面,尽管奥密克戎更善于绕开作为第一道防线的抗体反应,近期研究显示,它很难躲避接种疫苗或染疫康复后产生的第二道防线、即T细胞和B细胞。如果抗体无法阻止感染,T细胞会在病毒侵入细胞后,对它展开攻击。
 
  伯格斯和同事研究新冠病人的血细胞后发现,相比先前毒株,奥密克戎感染者体内70%至80%的T细胞反应得以保留。这意味着,那些接种新冠疫苗或者在过去6个月内感染过新冠的人,T细胞更可能识别奥密克戎并快速将其击退。伯格斯说,如果得到更多后续研究支持,就能解释为什么奥密克戎感染症状比其他毒株轻。
 
  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旧金山分校免疫学家莫妮卡·甘地说,上周在香港发表的另一项研究结果显示,完成疫苗接种的人感染奥密克戎后会产生强烈免疫反应,足以抵御其他类型的毒株。这或许能够解释为何南非第四波疫情很快就达到峰值。
 
  她说:“我希望这个变异株激发足够强的人体免疫,从而结束这场大流行。”
 
  危险变异风险仍存
 
  不过,研究人员同样指出,尽管奥密克戎感染病例症状较轻,如果病例持续激增,住院和死亡病例数仍会继续上升,哪怕增加速度比较慢。
 
  疫情暴发至今,欧洲累计确诊病例已经过亿,仅去年12月最后一周新增病例就超过500万例。世卫组织欧洲区官员凯瑟琳·斯莫尔伍德4日说,这几乎令前几波疫情“相形见绌”。
 
  她告诉法新社记者:“我们正处于非常危险的阶段,西欧现在感染率大幅攀升,(奥密克戎的)整体影响尚不明朗。”
 
  英国单日新增确诊病例4日首次突破20万例,医疗系统即将陷入危机。斯莫尔伍德预期,随着奥密克戎推高病例数,其他欧洲国家也会出现这种情形。
 
  斯莫尔伍德说,相比德尔塔毒株,奥密克戎的影响“就个人层面而言,住院风险很可能下降”,但从整体看,由于感染病例众多,威胁可能更大。
 
  “奥密克戎传播越广泛,传染人数越多,复制也越多,更可能产生新的变异株,”斯莫尔伍德说,“眼下,奥密克戎仍然致命,会导致死亡……或许严重性略低于德尔塔,但谁也不知道接下来可能会出现什么样的变异株。”

来源:新华网